KOSÉ Corporation

Global

Regional Site

贵圈穿得丑谁之过 2023/12/24 作者: 百货店渠道

  “小香风”本是名媛网红带火的服装风格,如今因为《以爱为营》的播出,可能要成为众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网购标签了。

  白鹿在《以爱为营》中饰演的财经杂志记者郑书意,人设是美貌与才华并重的职场精英。可观众看到的她,却像是cosplay女白领的郊县小芳,愣是把奢牌穿出了拼夕夕的低仿感。白鹿妆造所参考的小香风,也彻底从网红圈、穿搭圈火出了圈,只不过这次是靠“土”出圈。

  《以爱为营》的造型指导艾闻还因此上了微博热搜,成了群众争相吐槽的对象。更有网友扒出艾闻此前的“黑历史”,真可谓罄竹难书:

  《安乐传》里迪丽热巴“丑”出圈的白发妆造,《重紫》里杨超越的黑眼圈妆造,以及《遇龙》里王鹤棣、邓为暴露各自短板的丑造型。

  这两年,影视圈的造型团队真是走在风口浪尖,不止会被观众吐槽,还会被演员背刺。任敏就曾找另外的化妆师录制《玉骨遥》仿妆视频,疑似暗讽剧组妆造问题。

  最诡异的还是:无论观众怎么吐槽,有些造型、梳化、服装指导,就是能接到一个又一个的大项目。比如,《长月烬明》中罗云熙的妆造被吐槽像“彩妆螳螂”。该剧的梳化造型指导曾明辉,虽然也被罗云熙的粉丝发文了,但罗云熙新戏《水龙吟》仍然官宣了他是梳化造型指导。

  “按理说,应该是导演。”制片人Chen告诉硬糖君,导演是把控镜头前呈现效果的第一人,但很多时候,会有话语权更大的人来干预。妆造团队只是一个提供服务的乙方,甲方提什么样的需求,他们就会照着这样的方向去做。

  一部戏,比导演更有话语权的,当然是出钱的制片。对现场事事俱全管控的,一般是制作、承制公司的制片,平台的制片人则很少管到这么细。制片作为一部戏的码盘者,是挑选导演和妆造团队的人,既然已经选择了别人,就应该相信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但是,总有人忍不住要插手。

  比如,制片人杨晓培自己放出的《且试天下》花絮里,就暴露了她频频插手戏服、妆造设计的情况。有网友由此吐槽,终于知道《长歌行》《莲花楼》造型指导方思哲这次失利的原因——是审美不行的人操控了他。

  除此之外,一个对妆造有自己审美的演员或者是一个大咖演员,对一部戏的妆造干预度也很大。比如,鞠婧祎无论演什么戏、对接不同的造型团队,出来的效果都大同小异——半永久的韩式白开水妆造;

  虞书欣除了拍古装,现代剧都会自带服装进组,曾自曝带300套衣服进组《两个人的小森林》。所以我们大家可以看到,她的现代剧妆造都有其本人的独特风格。

  这也是现代剧为何会成为妆造重灾区的一大原因。古装犹可忍耐,现代装天天穿啊,这发言资格还不足够吗?《长安十二时辰》《大宋宫词》的造型指导杨丹曾在一篇采访中透露,由于很多现代剧所设置的场景与演员的真实的生活相近,他们或多或少会把自己日常生活中的穿衣习惯与审美带进戏里,影响造型的最终呈现。

  当然,国产现代剧造型翻车,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理由,就是内娱对“时髦”的理解还很不统一。为了找到一个参照标,很多剧集都喜欢模仿韩剧穿搭,但这样的风格不一定适合演员,结果穿出了东施效颦的效果。看看内娱明星远赴他国的时装周造型,就知道“何为时髦”恐是内娱不解的难题。

  “当然,也不能说梳化、造型指导本人一点责任也没有。”制片人Chen认为,一个好的梳化、造型指导决定了一部戏的审美下限,其他有话语权的人,比如导演、制片、演员决定了审美上限。不论甲方怎么提意见,梳化、造型指导也要有自己的审美底线,不能交出一个明知道不符合大众审美的东西。

  娱乐圈之所以是个“圈”,是因为每个部门、工种,都是一个封闭的圈子。找不到圈子里的那个人脉,外人很难进去。

  不得不说,时至今日,影视圈选择幕后团队依然很大程度依靠人情关系,的确给了很多会混圈的资源咖上升机会。作品虽然是挑选造型指导的一块敲门砖,可国内又没有公开透明的信息渠道。比如美国有知名的IMDB pro网页提供详细的幕后工作人员信息,国内的猫眼专业版APP有一些幕后团队信息,但比较少。据说,猫眼曾试图以互联网思维与技术推进录入全部作品的演职人员信息,该项目之所以停滞的一个原因是:触及到了靠“信息差”吃饭的旧势力利益。

  大部分制片人挑幕后团队,还是靠熟人介绍或打听。“我平时会留意一些妆造比较好的剧,然后看整个演职人员表里,有没有自己认识的人,再去认识妆造团队。”制片人Chen透露自己的选人方法。但如果绝对没认识的人能联系到对方,就只能作罢。

  大多时候,制片在选择妆造团队时,更倾向于信任的熟人,或者是熟人介绍的熟人,总之必须要有信任的人来做担保。

  很多制片公司都有自己固定合作的妆造团队。比如,恒星引力有自己固定的妆造团队,已播剧《七时吉祥》《苍兰诀》都是造型指导易小雅、化妆组长万磊、梳妆组长李会琴。郭敬明也有自己常常合作的妆造团队,《晴雅集》《云之羽》背后的造型指导都为黄薇、妆发指导都为侍慧。

  除了信任以外,影响制片选妆造团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价格。“现在被观众吐槽的那些有名造型指导,之所以不受舆论影响还能继续接大戏,是因为他会杀价。对制片来说,没有比这更划算的买卖。”制片人Chen给硬糖君解释,行业的报价逻辑遵循的是代表作,同样一堆有代表作的造型指导里,“杀价指导”会给出一个报价最低的价格。

  尤其是来自香港、台湾的幕后团队,因为他们报的价,虽然高于港娱、台娱的行业报价,但又远低于内娱的行业报价,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价格上的优势。“但便宜有便宜的原因,400万做一个造型和300万做一个造型,肯定是有区别的。”制片人Chen透露,很多造型指导“报价低”背后还有别的原因。

  比如,很多梳化造型指导都开了横店培训班,会收钱招募学徒,学徒就成了他们低价接活儿的低价劳动力。他们既降低了用工成本,又赚了学徒的钱,相当于赚两份钱,实现了利益最大化。

  学徒做的妆造,和经验比较丰富的造型指导,完全是不能比的。当资方津津乐道自己选了性价比最高的团队,可以把汇报给平台的商务PPT做得更精美时,殊不知人家造型团队以学徒滥竽充数,早把算盘打得精明。不过谁知道呢,大家都在揣着明白装糊涂也不一定,咱们也只能论迹不论心了。

  章子怡拍剧集《上阳赋》,专门请了电影界赫赫有名的美术、造型指导张叔平与叶锦添。这些大咖指导不可能不给章子怡面子,让学徒来把事情做砸吧?

  “要看话语权最大那个人的审美。”制片人Chen认为,“有审美”也是这个行业最被忽视的择人标准。做《长月烬明》服装造型设计的黄薇,到了郭敬明的《晴雅集》《云之羽》里,完全又是不一样的风格。显然,郭敬明的作品都有自己统一的风格,他一定是项目里话语权最大的那个人。

  无论大家对郭敬明剧作与拍摄方式有什么意见,但毋庸置疑,他的审美确实得到了很大一部分观众的认可。

  同时,《长安十二时辰》《大宋宫词》的造型指导杨丹认为,一个好导演不会是一个独裁的导演,能做到“兼听则明”。

  以前,造型行业里流行“怎么好看怎么来”的思维,大家都不怎么去考证历史。现在,因为政策风向和行业变化,开始追求真实还原度。但“真实还原”并不代表“好看”,还可能不符合现在的审美。所以,一个好的导演不仅要兼听各个部门意见,还要顾及到观众意见。

  不得不说,郭敬明的“审美”之所以到现在还不过时,他应该是有不断吸取观众意见的。他在拍新剧《大梦归离》时,演员田嘉瑞的妆容和眉毛被网友吐槽。隔天,妆造就改善了。

  “有审美”是决定妆造呈现的关键,甚至不在于预算多寡。比如,有网友认为同样是妖后造型,《宁安如梦》里白鹿饰演的姜雪宁,不如小成本中短剧《古相思曲》里张雅琪饰演的陆鸢。

  而且给《古相思曲》做造型指导的谭莉敏,其实是参与过《东宫》的造型师,但当时她在《东宫》还署不上造型师的前列。所以也不见得“学徒”的水平就不如前辈,长江后浪推前浪嘛。

  预算多当然有预算多的好处,比如能给足团队考古与准备的时间,可以耗费人力、物力、财力去创造更多样的造型。可如果最终决定造型的人挑了一个最难看的,一切都白搭。

  郭敬明之所以能凭借《云之羽》成为如今各大平台哄抢的香饽饽,应该也是因行业意识到“有审美”的重要性(除了审美,真不知这剧还有什么)。虽说买椟还珠要不得,但我们也不得不一再放低要求。比如曾经凭《小时代》时装秀打出一片天的郭导,不考虑回来拯救下现偶的审美吗?

上一篇:摩尔庄园手游万圣节化装舞会活动是什么?

下一篇:以科学理论引领 用科学理论武装——从始至终坚持以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头脑、指导实践、推动工作述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