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É Corporation

Global

Regional Site

新闻中心

让中国月季回家 2024/01/21 作者: 企业新闻

  “这个品种是‘光谱’,我们上世纪80年代培育的。”参加2016国际月季洲际大会的外国嘉宾团参观北京纳波湾月季品种园时,来自法国的阿兰梅昂一眼就认出了梅昂庄园的育出品种。“这个品种是北京环路绿化用得最多的藤本月季,保守估计也能占80%以上,很美,抗性也好,特别受欢迎!”纳波湾总经理王波的解释让阿兰很开心,他为自家品种在中国大地的广泛传播而自豪。

  据悉,今年3月梅昂家族植物园在中国落户,基地设在河北香河,国际知名月季公司进军中国市场的号角已经吹响。面对虎视眈眈的国际巨头,我们真该静下来好好想一想,中国月季去哪儿了,怎么样才可以让中国月季真正“回家”?中国现代月季出路何在?在哪儿卡壳了?有没有弯道超车的可能?

  2016国际月季洲际大会被誉为中国月季的“回家”之旅,虽然集中展现了中国古老月季对现代月季的贡献,但花团锦簇、令人振奋的会场却是由西方现代月季支撑起来的。目前国际登录的月季品种已近3万个,而中国登录的品种只有30多个,有记载的自育品种不过几百个,如果说“天下风流月季花”,那堪当风流之名的应是中国古老月季和现代西方月季。

  我国古代园丁曾拥有遥遥领先于世界的月季育种智慧,这是不争的史实。正是由于18世纪中国月季花(Rosa chinesis)中的‘月月红’、‘月月粉’及香水月季(Rosa×odorata)中的‘淡黄’和‘彩晕’4个品种先后传入欧洲,与欧洲原产的蔷薇种和古老品种进行反复杂交和回交,终于在1867年育成号称世界现代月季之始的‘法兰西’(‘La France’),其主要亲本就是来自中国的‘月月红’和香水月季。

  “如今绽放在世界各地的数以万计的缤纷月季,无不流淌着中国月季高芯翘角、花硕枝长、重复开花的高贵血脉。可以说,没有中国月季众多独特的优良品质,就没有现在风靡世界的现代月季。古老月季是中国人的贡献,现代月季是欧洲人的骄傲。”江苏林科院副院长、中国古老月季研究专家王国良总结道。

  尽管我们拥有世界上最丰富的蔷薇属植物种质资源和巨大的消费市场,但我们却未能把资源优势转变为产品的优点。因为在育种方面的落后,我们不得已花钱买人家的种苗,在城乡绿化和鲜切花消费市场不得不大量应用人家的产品。据国家林业局新品种保护办公室保护处处长王琦介绍,截至2015年底,境外有9个国家获得了164件植物新品种权,占授权总量的16.35%,其授权品种以蔷薇属植物为主,尽管总量不大,但这些品种的市场转化率和占有率都非常高,是极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品种。

  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发展,种子国际贸易交流日益增强,大型跨国集团以获取品种权形式抢占国际市场,以国际植物新品种保护公约为法律依据,利用育种技术优势,抢占国际种子种苗市场,品种权将在未来市场之间的竞争中起到决定作用。对于中国月季产业而言,要突破“守着金饭碗挨饿”的窘境必须在育种方面率先突破,集中研发一批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优品种。

  在王国良看来,中国在月季育种方面的突破口就是我们所拥有的种质资源。“散落在民间的古老月季是我国月季种质创新不可多得的育种材料,我们肯定要对中国古老月季给予足够的珍视,做好搜集、鉴定与保护利用工作。”他说,现有的月季品种已经很多了,品种与品种之间的杂交容易,但后代的杂种优势微弱。一个品种要想在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必须要有非常优越的特性,不仅观赏效果好,更主要的是抗性。

  相比现代月季的华美,一些古老月季的花型逊色,但国外月季新品种表现出的有限适应性和易感病性,正是中国古老月季的特长。中国古老月季如‘月月红’、‘月月粉’、‘荼蘼’等,历经千年风霜而遍植大江南北,足见其抗性之优良,适应性之超群,只有保护和利用好这些种质资源,利用它们进行远缘杂交,培育出抗性强、适应性广、观赏性状优良的月季新品种,我们才有机会实现弯道超车。否则,只能守着金饭碗挨饿,受制于国外育种企业,要不就花大价钱买国外的品种权种苗,要不就捡人家已经淘汰的品种。

  前文提到的‘光谱’之所以能成为北京环路上的亮丽风景,牢牢占据中国藤本月季广大的市场占有率,与其不断变换的色彩和皮实的栽培特性分不开。追寻培育‘光谱’的梅昂家族的发展轨迹,我们显而易见,他们所取得的骄人成就得益于家族6代人坚持不懈地努力和积累。除了法国梅昂家族,德国的威廉科德斯、英国的大卫奥斯汀均是世界知名的月季育种家族,他们对月季的喜爱深入家族血脉。反观国内的月季育种,很多时候是一种谋生手段,科研人员搞育种是为了发表论文、评职称,为专利而专利,为品种而品种,而不是基于市场的商业行为。

  客观地说,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月季产业得到了长足发展,在育种方面取得了很多成果,培育出的新优品种如‘绿野’、‘霞辉’、‘北京红’、‘红五月’、‘蝴蝶泉’等,国外专家都连连点赞。在本次洲际大会国内自育品种展示园内记者发现,‘绿野’、‘霞辉’是上世纪80年就培育出来的,但如今仍未被大范围的应用。不是我们的科研人员无作为,而是推广环节不利,这是另一种“守着金饭碗挨饿”的状态。

  “品种创新是月季事业发展的重要基础和动力,国内外育种人培养的新品种层出不穷,月季爱好者、生产企业和应用单位对抗性好、观赏价值高、维护成本低的新优品种也有很大需求,但目前的产品尚不能够满足需求。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我国月季新优品种推广应用缺乏相匹配的市场规则和动力机制,导致育种人不敢投放新品种,生产企业不敢生产新品种,用户难以获得新品种。”纳波湾总经理王波道出了问题的根源所在。

  为打破“守着金饭碗挨饿”的窘境,由她牵头成立了新品种保护与推广工作委员会,以期通过与育种人、生产企业和应用单位广泛沟通,梳理出新品种推广应用中需要研究和解决的重点问题,确定工作目标进行专项攻坚。中国花协月季分会会长张佐双在接受记者正常采访时提到,结合行业发展热点和痛点,分会不仅设立了新品种保护与推广工作委员会,还设立了育种、月季园建设以及玫瑰专业委员会,均是针对行业热点和痛点开展攻坚。

  中国农科院蔬菜花卉研究所研究员葛红和中国农业大学教授俞红强牵头育种工作委员会的工作,今年1月他们发起倡议成立了月季育种者俱乐部。葛红说:“育种工作并不是科研单位的专属权,国外很多知名月季育种家都是个人爱好者。国内也有很多月季爱好者,我们成立俱乐部的目的是鼓励更多人加入到育种队伍中来,队伍越壮大越好,人越多越好,有了群众基础月季育种工作才能开展起来。未来我们将不定期组织成员活动,交流育种技术,做品种对比实验,争取在品种的质和量方面有飞跃。”

  作为国内开展耐湿热月季选育和栽培的专家,上海市园林科学规划研究院高工张冬梅谈到她的研究生涯,提及课题启动时花了很多精力和资金去收集资源和引种,但项目结题后却又面临着如何妥善安置这些辛苦收集来的资源的难题。“长期保存需要场地、人员管理和资金,假如没有后续课题将很难管理。”她说。实际上,她遇到的问题是业界面临的共同难题,由于缺乏顶层设计,不仅各地在重复进行资源收集与引种,最让人担心的是一些珍稀的种质资源因缺乏保护而消失。

  作为月季产业高质量发展中的重要部分,此时月季园的作用就凸显出来了。分会下设的月季园工作委员会执行主任戚维平和记者说,月季园不仅仅具备极高的观赏性,更是我国蔷薇属植物的重要种质资源圃。这里保存了我国重要的种质资源,还引进了国外许多种和品种,是月季事业发展的重要基础。此外,月季园在月季科研以及普及月季文化方面还发挥了及其重要的作用。未来我国将结合月季花城市全国分布和全国气候区域分布特点,建立起覆盖全国的月季园工作网络,并针对不一样地域成员引种保存的种质资源,有计划、有步骤地开展月季种质资源系统评价,建立完善的新品种测试推广体系,为进一步发掘、利用重要资源提供科学依据,为月季产业的发展提供源头技术和新品种。

  当前各地的玫瑰谷、月季园建设方兴未艾,北京银谷集团在四川绵竹市实施的“中国玫瑰谷”项目就是这里面的典型代表。这个集种植、旅游、休闲、娱乐为一体的香氛产业基地,丰富了绵竹沿山60公里生态旅游长廊的内涵,为“酒乡画城、山水绵竹”的特色旅游品牌增添浓墨重彩的一笔。

  银谷集团董事长王文军是玫瑰专业工作委员会负责人,他认为当前我国月季产业应有的水平和地位与其悠久的种植历史不匹配,根本原因是缺少有突出贡献的公司和大资金的投入。他对工委会设立的工作目标是带动相关企业加大投入,用资金撬动产业做大做强。对月季产业的未来,王文军有自己理解:“有为,才能有位。月季、玫瑰是一朵花,但不止是一朵花,她们连接的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重振中国月季产业,必须跳出行业看产业,将之融入到建设美丽生态环境、创造美好新生活中去,才会迸发出无限的生命力。”

上一篇:东西问丨王国良:“爱情之花”玫瑰怎样穿越古今从我国奔赴国际?

下一篇:《香水有毒》歌词惹风云 胡杨林上春晚受影响